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当涂诗仙郭祥正|建阳才子陈汀州|一场蛮荒天际的友谊|龙岩长汀

2023-05-17 15:10:26 861

摘要:为客汀州:郭祥正与陈轩,流放与咏叹 涂明谦谁是郭祥正,你为何不知?宋人称他为李太白的转世之身。《嘉靖汀州府志》这样记载:“通判 郭祥正,字功父。当涂人。家出于青山,一名谢公山,因号谢公山人。其母梦太白而生。梅圣俞一见,曰:真太白后身。王荆公...

为客汀州:郭祥正与陈轩,流放与咏叹 涂明谦

谁是郭祥正,你为何不知?宋人称他为李太白的转世之身。

《嘉靖汀州府志》这样记载:“通判 郭祥正,字功父。当涂人。家出于青山,一名谢公山,因号谢公山人。其母梦太白而生。梅圣俞一见,曰:真太白后身。王荆公称其诗豪迈精绝。熙宁间,仕至殿中丞签书、保信军节度判官。即挂冠,号醉吟先生,李伯时为之写真,东坡作賛。时方强仕,诸公交荐于朝,寻通判于汀。与守陈公轩,相欢莫逆,每于暇日联辔郊行,觞咏酬酢,诗文累百余篇。”

宋代最有名气的诗人,梅尧臣认定他是李太白在当代的转世之身,王安石对他赞不绝口,但打击他的时候也毫不留情。他是苏轼的朋友,但他是积极且顽固的变法派。他与苏东坡的诗歌酬答,可能是古代文坛很典型的文人往来方式:政见不同,但私交极好。

《寄东坡先生自朱崖量移合浦》

郭祥正

君恩浩荡似阳春,海外移来住海滨。

莫向沙边弄明月,夜深无数采珠人。

《郭祥正家醉画竹石壁上郭作诗为谢且遗古铜剑》

苏轼

空肠得酒芒角出,肝肺槎牙生竹石。

森然欲作不可回,吐向君家雪色壁。

平生好诗仍好画,书墙涴壁长遭骂。

不嗔不骂喜有余,世间谁复如君者。

一双铜剑秋水光,两首新诗争剑铓。

剑在床头诗在手,不知谁作蛟龙吼。

苏轼留存的诗远没有他的词出名,但观此诗,完全不输他的词作。剑与诗被他一写,都在郭宅之中腾蛟起凤,想必也是受到了郭祥正的诗气相激,一时间郭宅内酒后剑气诗意纵横,跨过一千年时空,仍然可以能量震荡,直抵今朝。

但对于汀人来说,郭祥正可能是在汀州留诗最多的来客。我们甚至可以通过他写的汀州诗,来重新认识我们的汀州。

《临汀书事》

郭祥正

近郭溪山最可游,雨晴天气返如秋。

人携羽扇防浓雾,马惜鞯泥涉浅流。

竹叶要翻金盏底,梨花偏称玉钗头。

卧龙胜事堪图画,迥压闽南七八州。

这写的卧龙山,近郭,多近,走出府衙就上山,最可游,雨后山气很快清爽,带把大羽扇,不为风雅也不为天热,只是用来拨开浓雾。竹叶上积了些雨珠,如同玉珠走盘,梨花浪漫很合适插在仕女的发梢之上。卧龙山如同在图画之中,在郭祥正眼中,比福建别的州府都要好看,低矮的小山,也能力压全闽。

这是我认得的卧龙山吗?于是我试着让那些一百年间建起的高楼一座座从时间的轴线上消失抹除,再把被侵占的山线一点一点的复原,然后让那些参天古树都恢复绿意,再让那些溪流在山间肆意纵横。是的,是我们的现代化生活入侵了山的宁静,那些高楼想要抢夺山的天际线,最后它们成群迷失在自己挖掘的深渊,更是我们的向山任意攫取土地让水脉受损,卧龙山不再是汀城水塔,我们丢失了母亲山川的乳房。

老郭他偶尔也走得挺远,会离城十几二十里的地方去郊游,比如去城北的鸡笼山。

《鸡笼山》

神仙之府名鸡笼,千寻翠玉擎寒空。

秀色凌风入城郭,半街晓日金蒙蒙。

鸡笼山在城北十几里地,是汀州府城所在的盆地与新桥盆地天然界山。《嘉靖汀州府志》:“南山 ......由湘洪峡过鷄笼嶂,历高坑,起鹦鹉石,又里许,秀峙为南山。”

山在十里铺、师福村南面,汀江在这里转了一个大弯,因为无法突破鸡笼嶂。从这个地方看汀州城,无论高度还是角度,都可以看到城郭泰半,而在旭日东升时街道沐浴朝阳的金意蒙蒙,则都是写实。很多人以为是现在的龟龙山,不是呢,那会儿的龟龙山走一趟,官员们怕是会去掉半条命,宋代啊!城外即是蛮荒。所以历代地方志都把郭祥正的这首鸡笼山给了龟龙山,不对。

其实郭祥正在汀州是有好友的,一点也不寂寞,那就是太守陈轩。他们初识可能在安徽。

《元舆待制藏舟浦宴集》

郭祥正

圣世销兵久,楼船不复藏。

清澜浮桂楫,红袖荐瑶觞。

荇菜风牵碧,荷花雨迸香。

孔融真爱士,宁厌祢生狂。

藏舟浦在安徽合肥城郊淝水边上,是三国张辽所开。老郭称陈轩为待制,这是唐代置官,宋因唐制,于殿、阁设待制之官,如“保和殿待制”、“龙图阁待制”之类,典守文物,位在学士、直学士之下,是一个相当于今天的顾问型官员,清贵但没有实权,这是陈轩当年做京官时的官职。很多人相互一眼就看上,老郭与陈轩就应当是。当然这时两人还不熟,老郭称陈轩待制就可知,这个称谓在他们汀州共事时再也没有出现过。他们两个也不知道谁先到汀州,因为老郭来和去的时间很模糊,还好陈轩比较确定。《嘉靖汀州府志》上记载陈轩元丰六年即1083年来,元佑元年即1086年走,前后呆了近四年,刚好一任。所以郭祥正在汀州可以推断是从1083年到1086年之间,由于头尾交接,概率比较大的是1084年和1085年,次年郭祥正去了漳州。

陈轩和老郭算是一对难兄弟,由清贵京官一路向南做了边陲瘴疠之地的太守,而且去的时候都不年轻了,没有死在蛮荒之地,大半都是因为他们的豁达,因为有酒有诗有朋友吧。

当然也得有鱼。

《谢元舆送鲜鲤煮酒》

鲜鲤江湖味,香醪日月春。

抚循时有赠,饱暖遂忘贫。

玉缕空投箸,金波漫入唇。

交情今乃见,晚节共松筠。

郭祥正应当是初来水土不服,鲤鱼煮酒当为那时的偏方吧,“抚循”即为病中慰问。

从此二人便交情日深,经常一道出游。诗歌唱答,有时同韵,有时同题各写,可见得二人不同于后世下级拍马上级的关系。

《苍玉洞》

陈轩

截断苍山百尺崖,峥嵘相倚洞天开。

天生只隔红尘路,不碍浮云自往来。

郭祥正

片片冰崖裂,淙淙雪浪深。

举头看白鹭,相伴洗尘心。

苍玉洞在长汀县东面,旧棉纺厂左首,今天祥鸿大厦位置。民国时代还在,巨石苍然如巨龙骸骨,应当是石灰石一类岩石,后被挖去制水泥,1980年代开始这个旧时代的风景区彻底消失在历史里,现在只留下苍玉洞这个地名。

《西峰》

陈轩

扪萝百尺上孤峰,红藓斑斑杖履踪。

惟有潮声生绝顶,峻风吹动半岩松。

《和郡守西峰》

郭祥正

寺占西山第一峰,待君高步蹑云踪。

西风吹尽霜林叶,放出亭亭十丈松。

古代卧龙山有东峰与西峰,西峰就是今天罗汉岭后更高山峰,旧时与卧龙山顶北极位是分开的,修佛挂念城墙之前,西峰荒蛮不可攀。后人建有西倚听松,听的就是松涛之声,文化沉积是从陈郭二人开始的,他们说“潮声生绝顶”,后人在文化层垒上加码,找到了最合适听松的地方,建有听松亭,一定程度上是纪念这两位浪漫诗人南顾汀州。

二君在汀真是一刻也不能分离,因为诗酒相逢烟瘴地,寂寞栏干一齐拍遍。果然,他们在城郊发现了好地方。

《嘉靖汀州府志》记录了这一对好友的雅事:“法林袈裟泉 在县西法林院,有泉出于石缝,甘美清冽,其石缝裂如袈裟状,故名。郡守陈轩、郡倅郭祥正,烹茗泉上,唱和。郭命名新泉。陈诗云:泾石无声下无穴,停之不盈酌不竭。银瓶送响落清甃,镜奁破碎冰壶裂。又云:奇哉江南郭夫子,一顾能令泉价美。郭云:惜哉无名人不闻,惟有寒泉弄清泚。法林院今废。”

这个泉今天还在吗?

《弘治八闽通志》把法林院袈裟泉大约在位置指得更清楚:“法林袈裟泉 在府城西,法林院。旧传有老僧讲法华经,夜窗牖忽明,见一龙蟠石上,遂以袈裟覆之,翼旦石裂一泓,如袈裟状,清泉迸溢。”《民国长汀县志》进一步指出:“西峯 旧时称山,顶爲西峯。山前爲罗汉岭。故志载:上有西峯、法林、罗汉三刹。今惟罗汉寺存,形如燕窼,林密泉清,爲郡胜地,是共一山。”

熟悉长汀的人看到这里,已经明白,这个地方,不就是现在长汀宾馆所在,从前的民政局、光荣院都在这儿,“形同燕窠”。所以你很容易就能找到那一眼泉水形成的“法林袈裟泉”,它就在宾馆前头,现在是一口不起眼的池塘,谁又想到从它被发现并被诗人看到,并用它的泉水煮茶赋诗,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千年,那个深藏在石缝中的形同袈裟的泉眼,也汩汩呜咽了千年,山寺毁灭了,泉水还在,诗人来了又走了,泉水也还在,当然诗歌也还在。

陈轩这样写汀州,一面是坐困愁城,一面又是壮心不已,复杂而独特的情绪勾兑成鸡尾酒,于是千年而下,他的名与诗皆垂史册,而我等,迷醉不辨时空,一饮而尽。

《汀州》

陈轩

居人不记瓯越事,遗迹空传福抚山。

地有铜盐家自给,岁无兵盗戍长闲。

一川远汇三溪水,千嶂深围四面城。

花继腊梅长不歇,鸟啼春谷半无名。

默默陪在他身边的是知己诗人郭祥正。

《与元舆论诗而风雨骤至》

郭祥正

一作城头饮,重论别后诗。

倏然云雨至,应有鬼神悲。

叙事公偏富,求声我最知。

赓酬三百首,馀韵付咸池。

《排闷呈元舆》

郭祥正

交态非今薄,人情自古难。

敝裘甘我老,雄剑请君弹。

魂逐云峰断,心依酒海宽。

百年能几许,日月似跳丸。

他们相互诉说官场的不如意,又弹剑吟啸、煮酒品茗,在汀州的山水之间,辉耀如流星。

郭祥正的诗在没有陈轩应和时,孤傲而显得寂寞。

《罗汉院》

苍松夹径二十丈,碧殿藏云五百尊。

金钟散响撼星斗,众灯续焰移朝昏。

《西方院》

欲出西方更少留,云泉都占一岩幽。

劝僧洗净阁前竹,要看南山十里秋。

《挥扇》

四月长汀郭,晴多暑气浓。

欲眠难藉草,选荫必依松。

绿水遥思濯,青云底处逢。

西岩残照尽,挥扇待疏钟。

郭祥正对陈轩有一种心理上的依赖,这可能是被王安石无情伤害的后遗症。他在汀州时无论喝酒还是喝茶,都会想到陈轩。

《元舆试北苑新茗》

建溪虽接壤,春末始尝茶。

旋汲邻僧水,同烹北苑芽。

月圆龙隐鬣,云散乳成花。

贡入明光殿,分来王谢家。

《次韵元舆言怀》

与君交臂每忘忧,用即三公尚黑头。

美化流行非乳虎,新诗老重似雎鸠。

箧中玑贝方论价,江上田园未足求。

信道斲轮真妙手,只惭缧绁玷英游。

《元舆三月三十日致酒》

郭祥正

衰病仍为客,相依过一春。

和篇惊韵险,把酒沃愁频。

紫燕巢方稳,黄鹂语尚新。

何时公赴召,终欲托车轮。

《雨晴都按口号呈元舆》

郭祥正

雨为华筵止,晴牵饮兴长。

管弦随昼永,罗绮散风香。

卫仗留春碧,宫衣想赭黄。

明年今日事,归捧祝尧觞。

《元舆携酒见过》

郭祥正

永日门常掩,欣闻五马过。

社馀巢燕入,花散蜜蜂多。

望断千山绿,愁来两鬓皤。

肝肠思一濯,须藉酒为河。

郭祥正当时住在南楼,这是府城南面的一个楼,在宋代修建的颁条门城楼之上,是府衙南面正对的一个门,会比府城地气更暖,估计即是宾馆也作官舍,明初堵塞起来。今天位置在旧食品厂,实验小学外头南北直路最北端,将修建停车场的地方。

《南楼》

兀坐南楼夜,栏干俯列星。

村遥喧瓦鼓,塔近震金铃。

湿草埋昏瘴,飞虫接小萤。

物生皆有理,吾亦委颓龄。

有时候,陈轩会来拜访郭祥正,天下着雨,他们向西方看得到西峰三座寺院。

《雨中南楼望西方僧舍要元舆同赋》

郭祥正

残春丝雨洗氛埃,一日重城望数回。

熟色浅深添草树,轻绡高下覆楼台。

溪声远与钟声杂,山影分从电影开。

不得画工如立本,史君吟写最多才。

寒食节的时候,他们在南楼一起喝酒,感觉有一种小确幸,“小雨惜花天”。

《寒食元舆见要南楼把酒》

郭祥正

五马登城堞,平分载酒船。

无家寒食客,小雨惜花天。

循抚恩何厚,飘零命最邅。

闲愁不用遣,一醉暂成仙。

甚至一场临时暴雨将他们短暂分开,也能让他产生思念,今天的人看来这近乎恋情,其实人类寂寞长存,千古以来思念、依赖、敬仰、怀想从来都是诗歌的主题,从不因地域远近。

《雨中怀元舆》

暂阻龙山雨,还思凤阁人。

凌云曾献赋,薄雾岂藏身。

酒酿公田秫,羹调紫豉莼。

稍晴应见过,酬唱莫辞频。

州衙和通判厅不算很远,都在今天长汀一中之内,但一会不见就开始思念,“暂阻龙山雨”,阵雨在卧龙山上瓢泼而下,诗歌便会短暂的寂寞一会儿,诗人的酬唱也会暂停一会儿。“酒酿公田秫,羹调紫豉莼。”用公田产出的粘米做酒,一点豆豉酱菜就可以下酒,然后开始写诗吧。

他对陈轩在诗歌上的潇洒,政事上的从容,都给了高度评价。

《次韵元舆临汀书事》

福抚开山罢戍兵,我朝仁泽始流行。

岚烟蒸湿同梅岭,地脉逶迤接赣城。

花木藏春先腊拆,儿童要寿半岩名。

如今太守真黄霸,里巷歌谣善治声。

《临汀书事》

碧瓦参差几万间,重楼复阁更回环。

城池影浸水边水,鼓角声传山外山。

凿落斗倾元弛禁,鞦韆争蹴未容闲。

史君得意同民乐,日拥笙歌倒醉颜。

其实不止他认同,远在庙堂之中的黄庭坚也认同陈轩,那句“平生所闻陈汀州”,直让人对宋代的汀州充满想象。

《戏答陈元舆》

黄庭坚

平生所闻陈汀州,蝗不入境年屡丰。

东门拜书始识面,鬓发幸未成老翁。

官饔同盘厌腥腻,茶瓯破睡秋堂空。

自言不复娥眉梦,枯淡颇与小人同。

但忧迎笑花枝红,夜窗冷雨打斜风。

银屏宛转复宛转,秋衣沈水换薰笼。

但美好的时光一向来都短暂,郭祥正在汀州没有呆足两年,朝廷让他权知漳州,就是代理漳州知州事。郭陈二人把酒作别,临行赋诗壮行,并表心志高洁。

《元舆怜我复有漳南之行以曲局不可出遂置一樽托公域弟酌发》

怜我万里别,南荒多瘴埃。

身为官事隔,酒托故人开。

饮德知难报,论欢默可猜。

宗家有毛女,冰洁胜寒梅。

漳州其实比汀州开发更早,临近海边,交通也更加方便,但对于好友离别,“万里”之外的漳州就是“南荒多瘴埃”,隐约是陶潜“心远地自偏”的感受啊。

《承事见寄》

孤城寂寞瘴岚州,虎竹分符强少留。

老钝不知今世巧,行藏犹愧古人修。

暗天理钓船千丈,纱帽笼头茗一瓯。

无奈北归忘未得,非君求友更谁求。

郭祥正的漳州可能是繁荣且寂寞的,一友难求,因为他的知交在汀州,哪怕汀州更加像“孤城寂寞瘴岚州”。所以他不断给他的朋友送酒,写诗,怀念在一起吟唱的时光。

《交游》

郭祥正

一作闽南客,幽忧忽过春。

交游半卿相,踪迹自埃尘。

未附垂天翼,空成涸辙鳞。

吾庐松菊在,怅望熟溪滨。

《午日送酒与元舆》

郭祥正

前岁菖蒲酒,临汀共一樽。

回思当触网,犹有未招魂。

抱义君偏厚,馀生我尚存。

都城酬此酌,佳节可重论。

也没有过多久,郭祥正就因为忤逆了朝廷使者获罪,下狱。可以想像一个高洁之人在无脑且污淖的世道里独行的愁怅,他已经只剩下诗歌和远方的朋友。

《晓起闻禽寄元舆》

郭祥正

幽鸟语清晨,窗间宅禁人。

只知添白发,不觉度青春。

救过须三省,观空止一尘。

贤交如未弃,时送浊醪醇。

《次韵元舆见寄》

不得陪公九日行,想提椽笔瞰西城。

风流自可追王粲,憔悴犹能忆祢生。

万里还家唯有梦,一身投狱岂忘情。

何时共掷沧溟钓,醉倚三山欲鲙鲸。

汀州故交没有因为他的身陷囹圄而相忘或相轻,遍游闽地时仍然寄来诗歌,这让郭祥正神游九日山和福州三山,幻想与故友一同沧海垂钓,不禁感叹,原来人生得一知己,无酒也可以慰风尘。

等郭祥正脱狱北上,再经汀州时,陈轩已经离开了汀州,重新住进南楼,郭祥正的无奈与思念,唯有诗歌可以寄托。

《南楼》

楼外青山似故人,雨余山色静无尘。

青山依旧人还老,一片离愁挂晚春。

郭祥正的故人已经远在汴京,“青山依旧人还老”,他望向楼外四周青山,皆如故人,汀州城外青山连脉,不险不峻,绵柔环抱。

《再至汀州倅宅南楼》

一岁登楼只欲归,得归人事信难知。

重来跨马三千里,楼上春风为我悲。

《再登南楼》

忧患欣逢贤故人,南楼解榻振衣尘。

赤壶频送兵厨酒,满酌能回老病春。

《南楼有怀元舆》

郭祥正

且欲临高遣百忧,故携筇杖立城头。

田家隔水犬吠犬,天气新晴鸠唤鸠。

靡迤物华春又尽,纷霏尘事老何求。

史君闲暇须游乐,莫为愁人罢乐游。

在汀州逗留了六十日,终于还是要北上,其实他大约是知道这一去,将不再复返。在旧时代,贬谪是一场生死之旅,返回中原时,与边陲何尝不是死别。

《别南楼》

郭祥正

寄榻六十日,朝朝上碧城。

云光随近远,山色变阴晴。

濠静鱼频跃,楼空燕不惊。

他时那复到,欲去重含情。

郭祥正的一生,对人交心倾腑,所以受到很多伤害,王安石和李之仪对他的伤害之深,可谓刻骨,不过他也还是很大度,一样去凭吊了故去的王安石。不过他对官场与仕途已经很失望,老病心残只是思念家乡的谢公山。

《四月十九日自咏》

落魄老道士,遥忆谢公山。

眠云坐盘石,尽日听潺潺。

元佑四年,公元1089年他辞官回乡隐居,自此不复出,直到政和三年公元1113年去世,想必他的人生就如同他的诗歌一般。要用最美好的诗歌去歌咏家乡的谢公山,那些可助眠之云,那些可盘坐之石,时可听闻潺潺之泉水,想必还有可以酬答同饮的诗友。

我爱郭夫子,不只是因为他的“太白后身”。我感怀他的人世际遇,更是感激他留给汀州的巨量吟咏,且都质量如此之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